科幻长篇70年来首登《人民文学》
来源:杭州日报 | 时间:2019年07月17日

  首席记者 张磊

  7月份的《人民文学》刊登了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的最新长篇新作《宇宙晶卵》,这也是这本国内严肃文学杂志首次刊发长篇科幻作品。这部小说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何处?又为什么被《人民文学》看中?近日,记者专访了科幻作家王晋康,不只和他聊了这本《宇宙晶卵》,还聊了日渐兴盛的中国科幻文学及其影像化历程。

  这是一部“似乎会说腹语”的小说

  《宇宙晶卵》讲述了离开地球寻找宇宙中心的航队,在超光速的旅行中遇到的人性困局以及科技困局。《人民文学》对于它的评价是,“漂泊者历遍广宇,归来人独钟地球”,这是一部“似乎会说腹语”的作品,一如既往地继承了王晋康的创作风格,在硬核技术的外壳下,藏着的是一颗对人类、对文明的悲悯之心。

  王晋康告诉记者,这是“逃离母宇宙”系列的第三部,“写得比较难,因为是全新的构思,花了两年时间。”对于作品成为《人民文学》首部刊登的国产长篇科幻小说,王晋康说,“科幻作为一朵一直默默在院墙外生长的小花,逐渐芬香,并被接受,这是很让人欣喜的事情。”

  这个系列的前两部分别是《逃离母宇宙》和《天父地母》,王晋康说,第一部写的是现在或者说是近未来;第二部虽然看上去写的是未来,但其实是回顾了人类历史的成长,“其实写的是过去”;第三部,终于放手写起了“未来”。

  从45岁开始写作,王晋康的作品数量超过500万字,由于年龄关系,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部长篇小说了,“过了70岁,接受能力不如从前,但我还是一直在创作,以后可能不会再写长篇,毕竟牵扯的精力比较大。”王晋康说,在陪伴家人的同时,也致力于将自己的科幻作品影视化,进一步提升中国科幻的影响力。

  科幻的发展兴盛和国家的科技程度是正相关的

  以往的科幻作品属于小圈子,现在大众开始阅读、关注、深入了解科幻,王晋康认为,这是社会进步的应有之意,“科幻的发展兴盛必然是和高科技社会联系在一起的,两者有很强的正相关,中国科幻文学的发达,也是中国社会科技高速发展、民族成熟的一种标志。”

  《流浪地球》的火爆让那个王晋康感觉目前资本追逐慢慢退潮,理性创作正在兴起,“科幻IP热最早是从《三体》开始的,但那时候很多都是商业上的逐利行为,后来就大退潮。从《流浪地球》开始,就进入正轨,是真正喜欢科幻的团队努力在做、努力打磨出来的作品。”

  他认为,目前中国科幻电影和美国科幻电影依然有差距,需要时间来成长,“现在中国经济已经到了世界第二,文化体量非常足,我想未来中国科幻作品是能和美国成为‘双子星’,并驾齐驱的。”

  他的作品也已经进入影像化历程,王晋康与南派三叔的南派泛娱计划合作多部“中国式科幻”作品。《转生的巨人》已与著名漫画家使徒子、风息神泪合作改编为漫画;与著名悬疑作家周浩晖合作完成的《追杀K星人》正在同步开发电视剧和电影。此外,《生命之歌》《七重外壳》《拉格朗日墓场》《水星播种》等作品也开始了早期筹备。

  现在我们正处于奇点边缘

  这几年,很多以往科幻作品中的热词已经成为现实,比如人工智能,比如虚拟现实,作为一名科幻作家,对未来是怎么看的呢?

  “科幻是面向未来的一种理性思维,世界上所有的事物,在长期的线性发展后,一定会有突变,那以后的事情,逻辑已经不起作用了。”他认为,现在有些东西正处于奇点的前沿,有一些跨越性的改变即将发生。

  他觉得,对于未来,只有一些粗线条的掌握,无法预言真正可能会发生什么,“就好像刚刚走下树木的猿人,完全无法想象工业社会的现状。”

  “人对自身生命的敬畏和神圣化,是人类一切道德法律的基础。”但伟大的科学也悄然解构了人对自身的神圣化认知,带来了胚胎技术、克隆人、基因编辑等伦理道德的困境。这些未解的难题正是当下科幻文学的重要题材。“科幻作品对于科学的讴歌和反思,一个都不能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