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烈:我和网络大神们交朋友
来源:浙江日报 | 时间:2019年06月28日

  记者 李月红

  当“买单大户”、设研究基地……他建起网络作家“朋友圈”——

  夏烈:我和网络大神们交朋友

  本报记者李月红

  如果没有武侠文学带火了Cosplay,这年头谁都没有羽扇纶巾过。

  苏东坡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形容三国东吴周瑜:“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樯橹灰飞烟灭。”在夏烈看来,智慧和帅气必须是并存的,才算得上羽扇纶巾。

  夏烈自然是向往羽扇纶巾的。2006年底,这个文艺青年决定“干票大的”。身兼杭州市作协秘书长的他,向领导申请创建类型文学创作委员会。领导问:谁来做这个创委会的主任。夏烈答:沧月。

  振衣千仞岗,壁立一杆旗。始于这一步,浙江网络文学开始进入“线下时间”:数年后相继成立了省级网络作协、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中国网络作家村,三项均创“全国第一”。如今,在浙江,全省网络作协会员超过1500名,20多位头部作家落户白马湖畔;“打造中国网络文艺重镇”,写入省委文件。

  前不久,国际网络文艺研究中心、浙江省文联网络文艺研究基地又相继挂牌他所供职的杭州师范大学。负责人夏烈说,这次真的玩大了。

  入伙

  组织真心希望你能加入

  来自《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蓝皮书》的报告显示,目前中国网络文学作者达1500万人。沧月是这其中之一,她以创作新武侠小说走红,仅微博粉丝就超过100万。

  当年,夏烈提出邀请沧月第一个加入浙江的作协组织时,这并非易事——往事可鉴:

  2001年底,初入职场不久的夏烈进了出版社工作。身为现代文学编辑,他却打算策划一套网络文学丛书。未曾想,当他拿着沧月们的书稿报选题时,书还没被细读完,选题就被毙了。

  彼时的网络文学,正处于冰火两重天的境地。在主流文学市场,网络文学被视为业余草根之流。而在各大文学网站上,他们的读者群正向着数以亿计的方向奔涌,无数网友每天蹲守在网站上“灌水”催更。

  主流市场的不认可,自然关上了网络作家们下线的很多“大门”。但夏烈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文学不必以雅俗为畛域,早些引导培育比野蛮生长更重要。

  失联多年后,夏烈再次给沧月发短信:一起吃个饭吧。我请。我是作协秘书长了,要举大事。

  “我不了解作家协会,而且我最害怕被任何身份牵制。”如同后来进入作协的每一个网络作家一样,沧月一开始是谨慎地婉拒。

  “不不不,组织真心希望你加入!你只会享受到作协大家庭的温暖,我相信网络文学值得这样做。”夏烈的紧张,更甚于面前这位“大神级”的作家。

  好吧。

  这就是夏烈故事的起点,也是浙江发展网络文学的信心起点。

  这之后,南派三叔、流潋紫、蒋胜男、烽火戏诸侯、天蚕土豆、梦入神机、管平潮、发飙的蜗牛……若雨后春笋般择地而出,甚至千里万里来投。如今,浙江已吸纳近2000名网络作家积聚;在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的9名网络作家中,有5名是浙江的“村民”。

  抱团

  成为网络文学界的“暖男”

  “《甄嬛传》的大热,因为里面的三个男人代表了现代女性的三种爱情观。我觉得我就是这部作品甚至是网络文学背后的‘温太医’。”采访中,夏烈这样戏言。

  “温太医的角色代表着一种当代‘暖男观’:因为热爱,所以奉献。”夏烈说。为了出版《甄嬛传》修订版,他等待了6年;为了网络文学的发展,这些年来他做到了真正的愿意坚守、愿意服务。

  在夏烈的手机里,存着几乎所有头部网络作家的联系方式。他清楚地记得,是怎样一位一位把这些网络作家从网络和生活里找出来,与他们沟通、斡旋、说服、激励、交朋友,发生了很多有趣生动的人际故事。

  网络作家多是夜出昼伏,常年孤独创作。找流潋紫时,夏烈打电话发邮件统统如泥牛入海,无奈只得通过媒体隔空传话,方才引得她主动现身。几次交流下来,流潋紫信任了夏烈,爽快地加入作协。

  有了身份,接下来为他们组建“线下朋友圈”。后来微博千万级粉丝的大V陆琪当年自荐加入作协时,夏烈热情地将他带入几位大神作家构成的社交圈内。平时在网络上聊得火热的作家们,第一次在线下坐到了一起,开始夏烈还成了朋友圈中的“买单大户”。如今,在网文圈,一提到“老夏”,作家们第一个会想到的,就是夏烈。

  “聚是一团火。网络作家们只有抱团合作,网络文学才会更好更快地发展”,夏烈认为。2011年,茅盾文学奖首度向网络文学张开怀抱,夏烈不仅力荐网络作家参加,还全程协助他们申报,细致到表格填写。此次申报也为这一类型文学首次在全国引发广泛关注热议。

  如今,浙江的网络作家们不仅更抱团了,还呼朋唤友引来更多作家来到浙江。在杭州的白马湖畔,浙江为网络作家们修筑的“中国网络作家村”成立仅一年多时间,就已经集聚了全国一半以上“头部作者”,24部作品累计申报版权收入达3.81亿元。

  引导

  网络文学需要社会担当

  “我从怀里摸出那支勃朗宁手枪,准备不惜一切也要将这只勇敢的海燕救出去,然而于子三却坚定地摇了摇头:‘谢谢你,同志!我们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前不久,杭州党史经典故事陆续亮相社交平台。其中于子三那篇,执笔的华表不是党史学者,而是一位网络作家,写法还是“穿越体”。

  网络作家写党史经典,是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携手市网络作家协会推动的一项大胆尝试。这一创意的背后,正是夏烈。

  “让网络作家参与红色故事传播,这不仅是形式创新,更重要的是在互联网时代进一步加深全社会对革命传统文化的认识,对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坚定‘四个自信’极具意义。”夏烈认为。此刻,他已是浙江省网络作协常务副主席、杭州市网络作协主席。

  夏烈觉得,经历了20年的发展,网络文学是时候该承担起社会责任了。

  前不久,当两个有关网络文学的基地落户杭师大时,夏烈有长远的规划:争取国家和省里艺术基金扶持,培育的是浙江网络文艺发展的精品意识;成立网络文艺研究中心,探索的是智库化的建言献策,并尽可能打通网络文学的全产业链,助力浙江文化产业迈向“八大万亿级产业”。

  近年来,浙江相继成立网络文学研究院,设立网络文学双年奖,举办网络文学周,成立网络作家村,建立网络文学司法区块链,力助浙江网络文学繁荣发展。

  “网络文学绝不是金钱文学。”夏烈说,近年来网络文学迎来IP热潮,社会上有些人常常以金钱来衡量网络文学的价值,这多少也会给网络作家带来诱惑和迷误。一方面,这说明网络文学进入了高速发展期;但另一方面,也确实需要引导网络作家建立良好的核心价值观,绝不用金钱的多少来自我判定和认识世界。

  他给出了一个设想,希望设立一个年度网络作家慈善榜。每年评选一次,鼓励有市场效益的作家们来做公益慈善,回报社会,回报这个给网络文学带来巨大机遇的新时代。“无论是大善、小善,又或是捐一点书与读者分享,告诉青少年可以看什么,或者引导他们汲取到小说向上向善的力量,都是公益慈善。”

  这是夏烈眼下最想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