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博物馆有个展即将落幕,玩金石的千万别错过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9年06月28日

  记者 林梢青

清仪阁藏周“诸女方爵”全形拓片轴(局部)

  近年金石大热,追溯中国历史上的金石学家及其收藏,清代张廷济与他的清仪阁必是无法绕过的核心之一。

  张廷济(1768—1848)是浙江嘉兴人,世居古镇新篁里。而这个“金石春秋——张廷济与乾嘉道文人圈”展,就办在他的家乡嘉兴博物馆。

  自5月中旬举办以来,这个展颇受圈内外关注。7月1日展览将落幕,如果你对金石感兴趣,千万别错过了。

  这位金石家是嘉兴人

  张廷济自幼受名师塾教,于清嘉庆三年(1798)31岁时考取解元。后来,他先后四次赴京会试,皆未中第,从此放弃科举仕途,居家潜心学术,以图书金石自娱。

  他一生历经乾隆、嘉庆、道光三朝,这个时期正是考据学的高峰,也是金石学空前兴盛的时期。

  张廷济精于金石考据之学,尤擅长文物鉴赏,一碑一器都能辨其真伪,别其源流。

  他富藏各类古器,自商周至近代凡鼎彝、碑版及书画、陶瓷等无不搜聚,都收藏于他在嘉兴的新篁筑清仪阁。

  作为当时的金石学代表人物,张廷济生活在金石学极其活跃的嘉兴,与同时代的学者及金石、书画名流有密切的往来。他们在交往中时常辩学论道,其学术思想亦相互影响。

  据嘉兴博物馆专家刘云峰介绍,此次展览旨在通过张廷济与其姻亲家族圈、金石收藏圈和乡邻友朋圈交往的展现,勾勒出乾嘉道时期金石学的盛况,以及张廷济在这一金石学辉煌时期所起的重要作用。

  来看看张廷济的朋友圈

  张廷济出身于书香门第。新篁张氏家族世居新篁镇东圩,在张廷济生活的年代,张氏是江南比较典型的耕贾结合的家族。他们在当地不仅拥有一定田产,还兼营着商业,雄厚的经济基础使新篁张氏可以通过科举的形式从普通地主转向士绅阶层。作为镇里的代表乡绅,张廷济之父张镇自还曾出资重建了太平桥、南星桥等。

  在张廷济的姻亲家族中,有许多与他有着金石、书画同好的亲友。在家族经济实力的支撑和家族学习氛围的影响下,张廷济通过频繁地交游,获取了他所需要的各类资源。同时得以声名鹊起,大大提升了自身及家族的学术与社会地位。

  张廷济的侄子张辛、外甥徐同柏可以说是张廷济金石学研究的助手和传承人。清仪阁摹刻法书碑刻多出自张辛之手。而徐同柏则是张廷济在金石学上最重要的传人。张廷济在世时,徐同柏几乎形影不离,并时常居住于清仪阁。张廷济所用的印,多出其手,得古器,必与之考证。

  乾嘉道时期,张廷济以富藏、精鉴而著称于世,与前辈项元汴包罗万象的收藏相比,张廷济的收藏集中在金石相关领域,其收藏品种之全、之多,超乎想象。

  张廷济继承嘉兴金石学大宗朱彝尊,在金石收藏中与海盐张燕昌、仁和赵魏、海宁僧六舟等交往频繁;与阮元在其督学浙江时订为金石交,并以历次北上科考为契机,结识了学者官员翁方纲以及金石同好宋葆淳等。

  张廷济的金石鉴赏影响力辐射范围极广,北至京城南到广州,而且他与同好者的交流不仅仅停留在藏品的交易,更多的是相互之间对藏品进行探讨考释。在藏品增加的过程中,张廷济自身的鉴赏能力也与日精进,有意无意间形成了以其为核心的金石鉴赏圈。

  对张廷济影响最为深远者,当推阮元。阮元任浙江学政时,编撰了在金石学上有重要意义的《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张廷济是这项编撰的重要参与者,书中大量采用了清仪阁所藏的金石器物。

  在师承关系上,张廷济尊阮元为师,而在日常生活中,阮元则呼张廷济为“金石友”,可见二人是亦师亦友的关系。1843年,76岁的张廷济还赴扬州会晤80岁的阮元,并作《眉寿图》以记事,一时传为艺林佳话。

  擅书法,楷隶最具特色

  作为收藏家和金石学家的张廷济,其书法也受金石收藏影响而带有金石古意,篆、隶、行、楷皆擅长,而以楷书和隶书最具特色。由于张廷济在书法和功名上的成就,向他求字者络绎不绝,乡间友朋乃至地方书画名家以能得到张廷济的字为荣。

  张廷济与乡邻友朋的交往,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张廷济为友人所作的书法,或友人请张廷济写的匾额。

  其次,由于张廷济在书法上的名气,嘉兴及周边地区的许多画家,纷纷经人介绍或慕名前来请张廷济为自己的画作题字。

  另外,一些收藏家在得到心仪的书画作品时,请张廷济为书画做考释、写跋文,因此许多流传至今的书画后面都有张廷济的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