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涵

携清酒与长剑,观江湖风起云涌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9年04月24日 11:00:10

作品《雪满天川》

杭州市建兰中学

终日无忧,不知何物为患。恍恍惚惚,亦怡然自得。闲时好空想,常作杞人忧天。

读书写字唱戏一流,无所不干,全无收获,并不着急。每逢闲暇,观武侠,顿足捶胸,感生不逢时。夜深辗转,胡思乱想,附庸风雅,发奋著书,然觉科学哲学,高深道理,一窍不通,故投己所好,写点小说,博君一笑。读书做事,甚认真,然而无什成绩,愿存乎于世数十载,或成大器。

获奖荣誉

2013年第九届全国学生作文大赛二等奖

2015年第十届全国作文新奥赛二等奖

2017年希望杯作文大赛一等奖

2018年浙江省少年文学新星

韩涵访谈

文|李晶晶 【《少年文学之星》杂志编辑】   韩涵【2018浙江省少年文学新星】

李晶晶(以下简称“李”):介绍一下自己的这本书。

韩涵(以下简称“韩”):本书以明末清初为时代背景,书写了我眼中真实的江湖:有爱,也有恨,有朝堂疑案,也有江湖仇杀。江湖风云,两代人的恩怨交织展开,每个人物都是我的某一精神分身,在家与国,救赎与杀虐中挣扎,书写了我心中对人性的理解。

李:入选《浙江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五辑》,对你来说是个怎样的事件。

韩:这是一件计划外的事。写文章,说大了,是传播自己的思想,表达自己的世界观,说小了,只是怡情,可作生活中的一次体验,一次新鲜。本来,我就没有想过拥有太多的名与利。只是想努力一下,既然开始了,就把它写完,就当练练文笔,天马行空地想故事也是个放松的好办法,现在既然有了实现大意义的机会,我自然很高兴,不过还是以平常心对待。

李:看到自己的作品即将出版,你的心情如何?

韩: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如果我的作品够好,够吸引人,自然会被选上,如果我写的东西不出彩,我的文笔与构思还不够成熟,那结果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小激动还是有的,这也算是给了我更多动力,让我有继续创作的决心。当然还是老话,平常心对待,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李:谈谈你最喜欢的一本武侠小说。

韩: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因为我是真的说不出哪本是我最喜欢的武侠小说,因为不同的武侠小说中有不同吸引我的点,也许每个点不一定都是很大的,也许就是一个人的潇洒,远走天涯。人各有志,如果真要说的话,就我个人观点,我比较喜欢古龙先生的楚留香,金庸先生的射雕和笑傲江湖,这些比较符合我想象中的江湖,梁羽生先生的没看太多,就不说了。

李:喜欢武侠小说的女孩相对于男孩要少很多,武侠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韩:其实我觉得男女都差不多的。当然武侠中最吸引我的还是它的风骨,无论是洒脱还是责任,这些都对我影响很大。看武侠,算是体验一种别样的人生。武侠里面角色的担当,责任,爱恨,相比于其余类型的小说来说都丰富得多。

李: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文学作品进行影视化改编,而武侠作品改编尤其之多,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作品有一天或许也会搬上大荧幕?你对文学作品影视化有什么看法。

韩:如果有,我便热忱期盼,如果没有,我也不会绞尽脑汁让其有。我觉得文学作品影视改编若是拍得好,自然是好的,对这一块,我不是很懂,所以也不敢妄言。我认为,在保留原著人物风骨的前提下进行适当的改编以适应荧幕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妥的,但如果要把好好的江湖天下,全部改成玛丽苏的儿女情长我就不敢苟同了。儿女情长是要有的,毕竟世界离不开情,但如果通篇都是这样,未免格局太小了。如果影视改编就和现在某些电视剧一样,只是赚人眼泪,哗众取宠的话,恕我直言,那是误国愚民。

李:在写作时,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和我们分享。

韩:因为这本书的写作跨越的时间有点长,所以到后来,前面的创作很多都被我推翻,人物也有过重设,连主角都转移过,而且因为涉及到往事前尘,每次开始写之前,我都要算一遍时间,再推一遍人物关系,怕写出来的有逻辑问题。不过这个过程还是很有趣的。

这部小说中有些人物是以我身边的人作为原型的,所以有时我看朋友会走神,自动脑补剧情,然后再思索如果是他/她这个性格会怎么做?然后又是一番头脑风暴,往往回过神来的时候人都不耐烦地走了。小说中吴佾和顾元夕的原型是吴三桂和陈圆圆,我写之前查了很多资料。有一次,大概是小学的时候,我在翻资料,我同桌就在旁边默不作声地看着。他问我,这些是和爱情有关的,你看这些爸妈不会揍你?当时我没说什么,但我觉得,对待爱情确确实实不能是这个态度。(有点像偷食禁果?)

李:灵感对写作在说非常重要,你都是如何获取写作灵感的?

韩:我们家附近有很多老村子,我会去走走看看,会给那里的老人唱戏,这样可以吸引到他们,他们会和我聊天,从这些谈话中,我可以收获很多。生活本身就充满灵感,比如说我今天在上历史课,我对这个人物的看法,或者我身边的人发生的事情,都是灵感啊。

李:在写作上,假如你碰见了瓶颈,你会如何突破?

韩:先放一段时间,调整好心态,多走走看看,好好感受身边的人事生活,或者看看书,再写。

李:家庭生活,教育的氛围是怎样的?

韩:家庭生活比较民主,刚才我提到了我同桌的疑问,其实我写这些东西,父母都很支持的,在不影响学业的前提下,他们支持我的小说事业。教育的氛围比较轻松,父母都是可爱的人,有生活情趣,会和我分享他们对社会生活和所处社会关系的心得和想法,大家会一起讨论学习。

李:你独处时会想些什么。

韩:很多,我喜欢胡思乱想。往大说,想想人生社会,理解一下《共产党宣言》,想想我从哪儿来的,又往哪儿去。但这些都不太认真,因为我真的不太懂哲学,还有就是把自己放在某个人物的立场上,考虑一下,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做。往中等一点想,我会猜测一下《知更鸟》等推理小说的发展,自己想一个案子事故,想想怎么破解。想想自己手头上这本书写的怎样,那里我可以改改。再小一点,今天是练古琴还是琵琶,我手上那支笔是不是快被写没墨了,窗台的爬山虎还能活多久,或者就是今天晚饭吃什么。(一般想的顺序是从大往小的)